青蛙

是你啊,你好吗?

【维勇】小黑鞋的甜品店(完)

*小学生文笔注意 ooc和私设有  因为是存稿+临时赶的完结所以bug巨多...orz

*小灰狼维克托×小黑熊勇利

*写完这篇就开学淡圈  抱歉(鞠躬

7.


第二天早上,灿烂阳光洒到这片郁郁葱葱的森林时,勇利迷迷糊糊地从睡梦中醒来了。他眯着眼睛醒了醒神,发现身边的维克托正睡得香甜。想到昨天晚上对方收留了迷路的自己,知恩图报的好孩子勇利准备到森林中找些果子给对方当早餐。

他很快就找到了许多无毒可口的水果,又到河里抓了几条美味的鱼,用大片的树叶包起来往回走。走到两条岔路前,他又犯了愁。走的太远自己的气味已经快散了,取而代之的是新鲜的雨后泥土味道。这让勇利没法儿分辨出自己是从哪儿走来的,沮丧的小黑熊只好走回了自己亲爱的甜品店。

至于给维克托准备的早餐都进了他的肚子,这就是后话了。


8.

日子还是如往常一样平淡,顺便一提,今天的勇利也没有成功熬制好用来做甜品的糖浆,而美奈子今天也不知道在哪处美景游玩。


9.

于是一个星期就这么过去了,勇利也不再期待见到那只没来得及道谢的小灰狼。

当他熟练地收拾好乱成一团的厨房准备走出店外转转时,看见了正盯着甜品店招牌的维克托。

两只小动物对视着愣在原地。“嗨...!好久不见。”维克托先开了口。“啊...好久不见。”不知该回答什么的勇利选择把对方的话重复了一遍。

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10.

“这是你的甜品店?我能进去看看吗?”维克托打量着不大的店铺这么说着,“好像没有什么顾客呢。”

见勇利没有回答,维克托慌了神:“啊我不是说你的甜品做得不好而导致没有顾客.....”看到屋内那锅没来得及收拾的黑糖浆时,他真想抽自己两个嘴巴子。

“现在还没有营业,进来吧。”勇利侧过身子让出位置,维克托犹豫了一会就走了进去。

“味道还不错啊?应该是煮得太久了。”他用爪子蘸了蘸糖浆放进嘴里细细品尝,砸吧砸吧嘴评论道。

“是吗...我一直以为是配方出了问题。”勇利拍了拍脑袋懊悔地说,“早该想到的。”

“不如让我住在你的甜品店里给你帮忙吧,反正列车还有一段时间才会回去。”维克托笑着向勇利。

“诶?...没问题没问题!”勇利看着那张笑脸,尽管心里在想“不要麻烦别人了吧...”但也还是稀里糊涂地答应了下来。


11.

于是维克托就在糖果店里住了下来,每天早上都和勇利一起熬制好做甜品的糖浆。对于自己的洞穴,他表示无所谓,反正那里也没有什么重要的东西。

掌握好熬制糖浆的技巧后,做甜品就变得容易多了。虽然还是有些生疏,可做出来的小蛋糕味道确实非常美味。许多住在附近的黑熊都闻着香味找来,吃过后更是满意极了。就这样一传十,十传百,慕名而来的小动物也络绎不绝。

在这段日子里,维克托和勇利的距离更是近了不少。早上洗漱过后勇利就把维克托叫起来,然后两个人一起准备今天要卖的甜点。维克托的笑颜,维克托的叮嘱,维克托的鼓励更是牢牢刻在了他的心里。

他好像发现,自己已经离不开维克托了。


12.

“...勇利,我要走了。”

“怎么这么突然?你要回俄罗斯了吗?”

“啊...是的,从日本到俄罗斯的列车明天发车。”

“说真的,我还真舍不得离开勇利啊。”

维克托望着蓝蓝的天空:“如果能一直在一起就好了。”

“我也舍不得维克托...”勇利也像维克托一样仰起头来看着天上的云彩。太阳快下山了,维克托要离开了。

“等我下次回来,我们就结婚吧!我会和你永远在一起!”维克托笑着对勇利说。

“好!”勇利笑着答应了。


13.

“嫁给我吧,勇利!”

“诶?”


完结啦★我4莫得感情的白嫖憨憨


【维勇】小黑熊的甜品店(1)

我本来想一发完但事实证明我废话是真的多...

*小灰狼维克托x小黑熊勇利  私设有 bug巨多

*ooc说它爱我所以不愿离开

1.

“嫁给我吧,勇利!”

“诶?”

2.

换算成人类年龄后今年刚好24岁的小黑熊胜生勇利最近感到很困扰。

这说起来一点也不奇怪,不会有哪个人被刚认识不到三天的“新朋友”求婚了之后内心会毫无波澜的,熊也是一样。

3.

故事还要很久很久以前说起。

像童话故事中所写的一样,来自日本的小黑熊勇利和自己的家人生活在一座大森林里。同样住在森林里的还有许多别的动物,比如他的老师美奈子,和他的好朋友披集。

美奈子在森林中开着一家甜品店,年纪还小的时候勇利经常趴在柜台上看里面那些让他口水直流的五颜六色糖果。像是理所当然的一般,美奈子把制作各种甜品的方法告诉了勇利,并决定让他来接手甜品店,自己跑去游山玩水了。

与此同时年纪相当于9岁人类的勇利小朋友对着一锅黑糊糊的糖浆头疼地皱起了眉头。实际上他很怀疑美奈子有没有把配方写错,毕竟这已经是他第23次失败了。

4.

在他第37次失败之后,愤怒的勇利决定去找美奈子谈谈。

当他脑子一热关好店门准备去找熊时,他发现自己并不太清楚森林中的路。

他想往回走,但天色已经开始一点一点的暗下去了。很快他就在森林中迷失了方向,这对于他来说简直就是一种耻辱。不过这也不能怪他,黑熊的视力都不怎么样,特别是本来视力就不怎么好的他。

当勇利绝望地坐在树下安抚着咕咕叫的肚子打算熬过这一晚时,参差不齐的树林中出现了两个蓝色的光点。光点向他靠近着,不时碰到灌木丛发出“沙沙”的响声。但勇利闻到了一股并不属于这座森林的动物的气息,他警惕地绷紧了身子,准备发起进攻。

那两个“光点”也发现了他的存在,在原地停住了。很快它们又向勇利的方向靠近,只是更慢了一些。在离勇利两米左右的地方,光点停了下来。借着天边仅存的一点光,勇利判断那是一只与自己身高相近的动物。

于是他们就这样僵持着,像是怕吃亏似的谁也不肯先采取下一步行动。

最后还是那只动物开口打破了当前尴尬的处境:

“你迷路了吗?”

5.

勇利更紧张了。谁知道这只外来的动物有没有带同伙?要是几只大型动物合伙捕食孤身只影的他,别说进攻了,他可不敢保证自己一定能跑掉。

见对方没有回答,那只动物显然更尴尬了。他想了想,又说:

“呃...我并没有恶意...我的意思是,你不介意的话可以到我家来 ....好吧,我是说,我叫维克托•尼基福罗夫,一只灰狼。如果你迷路了,也许可以来我家住一晚。”

勇利放松了一点,因为他灵敏的鼻子并没有闻到除了眼前这只灰狼以外其他动物的气息。但他还是不敢跟对方走,要是他把自己带到狼窝,还是有很高的几率会被杀掉。想到这儿,他不禁觉得自己的腿有些发软。

“你要我怎么相信你?”勇利说话的声音都带了几分没被自己察觉到的颤抖。

“当然,如果你愿意被雨淋个透,不相信我也没关系。”维克托无可奈何地耸耸肩。“我的意思是,”他用鼻子指了指天空,“要下大雨了。”

像是应和着他的话一般,森林中响起了“轰—轰——”的雷声。雨水很快也落了下来,穿过还不怎么紧凑的叶片落到一熊一狼的身上。

“啊哈,我就说吧。”维克托好像有点儿小得意,“那么后会有期,小黑熊。”

说完他就飞快地往前跑去,似乎打消了让勇利在自己家留宿的主意。勇利愣了一会,还是撒开步子跟了上去——他可不想湿淋淋地躺在泥地里睡一晚上,比起这个他更宁愿“去死”。

6.

“所以你还是跟过来了。”

维克托回到他的洞穴后抖了抖身上的雨水,说话时嘴角不自觉地上扬着。

而勇利在洞口徘徊了一会儿,确认洞内没有其它动物后才放心地走了进去。

两只小动物不约而同地甩着身子抖掉雨水,然后对着黑漆漆的天空和洞外的雨幕沉默着。

“我叫胜生勇利。”勇利轻轻地开口。“你从哪儿来?你不像是这里的动物。”

“我来自俄罗斯,是坐长途列车来的。”维克托转过头来对上那双写满着惊讶与好奇的棕红色眼睛。“没什么好惊讶的,我经常偷偷跑上人类的长途列车到处跑。他们发现不了我,我能听懂人类的语言,所以我也能知道列车什么时候回去。”

像是有读心术一般,维克托把勇利想问的问题都答了出来。尽管他认为这很荒唐,但外面的世界这对于从来没有离开过森林的勇利来说还是充满着神秘感,幸运的是,维克托也很愿意和他分享自己在旅途中的见闻。于是,两只小动物一直兴致勃勃地聊到凌晨,在雨终于停下的时候,他们还是昏昏沉沉睡了过去。

★未完待续